2021-11-27 02:09:31

接受虚开发票抵税 哈尔滨儿童制药厂被判罪

来源:天天游戏app下载安装 作者:天天游戏中心大厅

  近年来,在涉及到医药企业的虚开发票案件中,上游空壳公司及人员因虚开发票被判刑屡屡发生,而下游药企往往只是参与虚开发票活动的工作人员被定罪判刑,药企及负责人因接受虚开发票被判刑的比较鲜见。

  今年5月24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判决书显示,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哈尔滨儿童制药厂”)及其相关负责人因为接受虚开发票用于抵扣税款被定罪。

  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成立于1995年。其官网称,其为我国首家专门从事儿童中药产品生产研发的厂家,也是目前全国仅有的两家以“儿童制药”作为企业名称的专业生产儿童中药产品的企业之一。

 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《被告人金某等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、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》(以下简称“《判决书》”)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,在无真实货物购销的情况下,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时任法定代表人金某让公司采购员王某到山西4家单位开具发票共42份,票价合计414.01万元。

  上述4家虚开发票的单位分别为:新绛县林平种植专业合作社、新绛县水鑫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、稷山县荣焕种植专业合作社、襄汾县晗日中药材有限公司。其中,前3家单位开具的为增值税普通发票,合计32份,票价合计314.02万元;襄汾县晗日中药材有限公司开具的为增值税专用发票,共10份,票价合计99.99万元。

  哈尔滨儿童制药厂取得42份发票后全部用于抵扣税款,共计抵扣税款54.48万元(含市区城市建设维护税1.95万元)。

  2020年1月15日,哈尔滨儿童制药厂补缴税款27.83万元、市区城市建设维护税1.95万元,合计29.78万元;2020年5月20日,补缴税款24.71万元。

  最终,在该起案件中,接受虚开发票的哈尔滨儿童制药厂及其法定代表人、相关员工以及虚开发票的公司负责人均受到判决。根据《判决书》,哈尔滨儿童制药厂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、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,判处罚金5万元。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时任法定代表人金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、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,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2个月,缓刑2年零6个月,并处罚金5万元。其余人员也受到相应判决。

  据裁判文书,金某为哈尔滨儿童制药厂当时的法定代表人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哈尔滨儿童制药厂现在的法定代表人为郑微微。今年7月2日,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法定代表人进行了变更。金旭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,也不再为该公司股东。哈尔滨儿童制药厂的投资人由金旭和郑微微变更为王品芳和郑微微。由此可知,《判决书》中金某应为金旭。

  就因接受虚开发票用于抵扣税款而受罚以及股权变更的相关问题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联系了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方面。该公司联系人士表示,目前公司正处于夏季“厂修”期间,公司相关负责人不在厂区办公。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方面暂未回复记者采访。

  此前,本报曾报道多起较大的虚开发票窝案,不少知名上市公司也卷入其中。在四川省宜宾市高县的一起虚开发票窝案中,高县鼎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控制82家空壳公司,在没有提供真实推广服务的情况下,为近20家大中型药企虚开发票,涉案金额8000多万元。

  此外,记者注意到,近一两年,莆田市税务局官网披露了数量众多的税务处理决定书。据相关税务处理决定书,存在违法事实的主体均为当地的空壳公司,这些空壳公司有的注册地址、联系电话、实控人等关键信息雷同,均是在无实际生产经营、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,虚构业务为一些医药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,价税金额大多在数百万元,甚至有的高达上千万元。

  在上述案件中,受到处理或判刑的主要是虚开发票的空壳公司及其负责人,而接受虚开发票的下游企业则很少受到相应处理,或仅是参与虚开发票活动的工作人员被定罪。

上一篇:国家税务总局辽宁省税务局 下一篇:湖北城市建设职业技术学院